俞辞涯。

花留人不归。

叶神生日,我给叶神拍张大头照(。)
叶修生日快乐!!!抱歉要上学了只能给张这样粗糙的贺图orz

辣鸡。bill的笑容莫名亲切了(。

[英西]Babysit* 01

*配对:UK×ESP


*其实不是中篇什么的,而是Lo主只码了那么多就懒癌发作先放这些上来(…)


*au,亚蒂是个忙坏了的作者却不得不在难得的休息日里帮邻居佩德罗照看他弟弟小东尼。


*葡哥并不是东尼的亲哥x


*没有文风,用词不当那是因为po语文不好(。


*可能会有ooc。


——————


       他看着那个站在他面前的棕发青年双腿后躲躲藏藏的小孩。他翠绿色的眼眸中似乎有些抗拒的意味。他觉得这美好的休息日会被这小孩毁掉。


             


    “他喜欢吃番茄,如果能吃到海鲜炒饭他也会很高兴的。“佩德罗一边向那人叮嘱着,一边揉着那小孩和他一样的棕发,”还有,他最近喜欢捣鼓航母模型,让他小心点,不要弄伤他自己的手了。“


     “好的,我记住了。”那金发男子点点头。


      佩德罗稍微整理了一下着装,转过身蹲下来与那小孩平视。


     “你要乖乖听亚瑟先生的话,不要再调皮捣蛋了。”


             


     “嗯……呃……“那小孩的态度模糊不清。


       这种态度让佩德罗不太放心。他站起来,把小孩轻轻推到亚瑟面前,对亚瑟说道:“安东尼奥就交给你了,亚蒂。很感谢你。“


       亚瑟微笑着点点头表示不介意,但能不能照顾好他,他可没什么把握——他的直觉是这么告诉他的。佩德罗看了看他腕上的表。他弯下腰亲了安东尼奥的额头一下。他与亚瑟和安东尼奥道别,拉着行李箱上了在街边等候已久的出租车。


   


       两人无言地看着驶向街道尽头的出租车。安东尼奥率先打破了两人之间尴尬的沉默:“我可一点都不喜欢红茶,亚瑟。“


        现在亚瑟真的没把握了。


        一进门,安东尼奥一下子就溜到楼上去,闭紧了房间门不知道要弄些什么。亚瑟拖着疲惫的步伐走上楼去,敲了敲房间门。


       “嗯……你要干些什么?”


       “不关你的事。”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下楼来找我。”


       “不用。”


       “……”


        自大的小鬼。亚瑟轻轻地嘁了一声。


      “你以为我真的很想帮助你吗?小鬼。我不过是受你哥哥的委托罢了。…也罢,你乖乖呆着就好。有事就下来找我。”


        语毕,亚瑟就转身下楼,接着他坐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凌晨赶稿的疲惫让他头脑昏沉。电视的声音混成一团刺激着他的听觉神经,但电视屏幕上的画面早在他眼里模糊成一块块颜色,什么都看不清。最终他仍抵挡不住强烈的困意,摊在沙发上合上了眼帘。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叫醒亚瑟的是安东尼奥的一阵喊叫声。还没等亚瑟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安东尼奥在就朴朴楞楞地从楼梯上跑下来了。到了还有四个台阶的时候他一下子往下跳。地板发出一阵巨响。


      “怎么啦,安东尼奥?”亚瑟马上站了起来,走向他。“不要从楼梯上跳下来,这很危险。”


   


      “我知道、我知道,粗眉毛。但、但是……”


         ——噢老天,这他妈是什么称呼!


        亚瑟在心里咒骂了这个在他看来十分烂的称呼。他张张嘴想骂安东尼奥一句,但安东尼奥看起来还想说些什么,不过他的嘴唇一直在颤抖着,还有一些呜声从他的嘴缝里漏出来。亚瑟还是选择不给他说话的机会,顿了一会儿说道:“你这小鬼给我——”


        后半句还没说得出口,就被安东尼奥一句“好疼”生生咽了回去。亚瑟这才发现安东尼奥一直用右手紧紧捂住左手手心。他很容易地就把安东尼奥的右手扳开,看到安东尼奥手心有一条狭长的口子。他蹙眉仔细看了看,确认不用去医院缝针后立刻去找急救箱。安东尼奥愣愣地看着他忙活,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过了几分钟后,亚瑟提着急救箱招呼安东尼奥坐在沙发上。然而当安东尼奥看着他拿出碘酒时,他退后了几步,用着害怕的眼神盯着那棕黄色的液体。亚瑟对他迟迟不过来而疑惑又焦躁地大声问道:“又怎么了?安东尼奥。快点过来我给你包扎。”


      “那东西用来消毒……不会很疼吗?”安东尼奥小声嘀咕着,但亚瑟还是听见了。


      “小傻瓜,你忍不了这疼到时你会后悔的。你的伤口要是不消毒会发炎,是要进医院的。”亚瑟深知“医院”这个词会唬住小孩,“况且也不会很疼。”


        亚瑟的话果然奏效了——安东尼奥慢吞吞地走到亚瑟跟前坐下并且主动伸出了手。亚瑟剪下一节纱布,抓住他的手腕用纱布轻轻拭去他伤口上的血。接着他用医用棉签蘸了些碘酒涂抹在安东尼奥的伤口上。酒精的渗入带来了阵痛,安东尼奥呲牙咧嘴的样子反而让亚瑟觉得有些滑稽。接着亚瑟给安东尼奥的左手裹上纱布。亚瑟边做着手里的活儿边随意地问:“你在房间做些什么?这伤口不是随便磕磕碰碰就弄到的吧。”


             


          安东尼奥用右手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答道:“我在组装模型。”


        亚瑟勾了勾唇角——果然是个男孩子。可是模型也不过是塑料之类的,怎么可能会弄伤安东尼奥呢?而且还是那么长的一个口子。


      “能让我去看看吗?”


     “……你没必要看吧。”


        这小鬼也挺倔的嘛。亚瑟想。然后他耸了耸肩,用着一种轻蔑地语气说着:“没所谓。也不过那种东西——小孩子玩的嘛。我也没兴趣。反正……”


      “别小看我了!”


        亚瑟又被安东尼奥打断了。他挑挑眉看着那个有些不服气的小男孩。


      “我的模型可不是那些店铺里的模型——那些太简陋也太简单了。”安东尼奥拉住了亚瑟的手,“走,要是你想看的话我给你看个够!”


Fin.


*虽然标题的本意是“临时受雇代外出的父母照料小孩”,但还是用了x


应该,没啥说了。能看见下几篇应该是英sir的厨艺变成世界第一的时候了。(不你


画得丑。又潦草。大概是英西葡的日常?

抢葡组啥的。之类的(。)


丢一张之前7月4画的美国生贺。